wuhan

尽管新冠疫情的爆发在2020年短暂地给武汉蒙上一层阴影,这座华中地区的中心城市不仅胜利抗击疫情,还在后疫情时代焕发出更加耀眼的生机,吸引了不少律所的目光。

近期,包括浩天信和、泰和泰、康达、炜衡、中银、中闻在内的多家律所纷纷在武汉展开布局。根据the Lawyer杂志数据,2020年中国营收前30的律所中,有20家都已经设立了武汉办公室。作为中国人口及GDP排名第九位的城市,武汉发展潜力无穷,未来法律市场也将迎来更多机会。

经济发展与法律服务暂不匹配
当下,武汉法律市场仍旧有很明显的“传统”色彩:即以诉讼类业务为主。根据武汉市司法局数据,2020年武汉律师办理诉讼案件和非诉事务的比例约为4:1。

诉讼类业务无疑是武汉市场的强势板块。过去一年,该板块表现出案件数量众多、标的额高,但缺乏相应数量和水平的律师力量的特点。

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武汉办公室主任鲁烨律师告诉ALB,2020年,武汉市两级法院共受理案件31.2万件,标的金额2371亿元——这还不包括武汉海事法院等专业法院及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数据。

但与此同时,他指出,武汉市共有律师8241人,其中专职律师7682人。全市执业律师共办理各类案件13.7万件,业务收入约27亿元。此外,在武汉448家律师事务所中,来自北京、上海、广州等大所分所仅35家,占比不到百分之八,武汉百人所的数量也仅有12家。

“从这些数据对比可以看出,武汉法律服务市场潜力巨大,但是由于律所整体规模偏小、法律服务质量不高、市场专业分工不够,导致高端客户进不来、留不住,市场‘接盘’能力不足,律师行业发展遭遇瓶颈。”鲁烨律师坦言。

他继而指出,“我认为改变这一现状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引进优秀的律所、优秀的团队;更新理念、学习经验、树立品牌。将律所全面转型升级,才能适应市场、适应客户,从而实现自身发展”。

非诉业务方面同样存在着对高水平律师力量的强烈需求。根据媒体数据,2020年4月武汉经济进入复苏期后,国家鼓励国有企业赴武汉投资,目前已有包括华润集团、长江三峡集团在内的30余家国企宣布,将在未来几年内对武汉进行高达数千亿元的投资。这必将产生巨大的非诉法律服务需求。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武汉办公室执行主任刘玉琼律师举了个例子:近期武汉经济发展催生了资本市场业务的活跃,然而当地律师很难争得一席之地。不过,正是当地律师的“示弱”让类似泰和泰这样的律所看到了抢占业务高地的机会,也是泰和泰选择落子武汉的重要原因。

策略升级
疫情后,武汉律师行业也在潜移默化中经历着洗牌。刘玉琼律师告诉ALB,在业务领域方面,伴随疫情下产业结构升级,律师的业务理念也正在转变,服务新兴经济业态的法律服务正在不断涌现,且愈加多样化。

疫情带来的另一个变化,则是武汉律师也开始更为积极地拥抱线上执业方式,这“大大丰富了业务拓展的手段”,刘律师说。

在这样的背景下,两位律师都提到加深法律服务“精细化”的策略。武汉拥有深厚的教育资源,未来围绕高端法律人才的争夺也将更激烈。两位律师都表示,未来律所将通过重点引进和培养高校优秀毕业生、华中乃至全国在各专业领域的特殊人才,以及深耕和拓展优势业务领域等手段,加快“精细化”目标的实现。

此外,鲁烨律师还呼吁武汉律所拥抱变革、突破瓶颈,否则再多机会,也将演变成不良竞争。

“目前武汉法律服务市场案件数大、标的额高,‘粥多僧少’”——这本是最好的市场态势,“但是律所发展不平衡,律师队伍成长机制缺失,高水平、专业化服务能力不足,造成武汉律师高端业务做不了,低端业务无序竞争的状况”。

“武汉律所要谋求更好的发展,必须改革,走专业化道路,全面提升律所的核心竞争力。”鲁律师建议道。

 

To contact the editorial team, please email ALBEditor@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