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欧洲各国新冠疫情日益平稳,律所纷纷恢复营业,律师们也逐渐回归往日常态。然而在世界各地,大家对于“与新冠长期共处”和“生活方式就此改变”都进行了许多思考。

像所有硬币都有两面,新冠带来诸多悲伤,但也让律师们得以停下脚步,重新审视此前匆忙的生活,和颇为“传统”的执业模式。意大利LCA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及管理合伙人、意大利联合律师事务所协会主席Giovanni Lega和我们分享了他在这段动荡时期试图在家庭生活中保持工作状态的故事,以及他对客户、律所的一些有趣观察。

ALB:新冠疫情爆发后,贵所采取了哪些措施?

Lega:2月下旬开始,我们就要求员工在家办公了。幸运的是,我们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设置了相关基础设施,使我们能够远程办公。至少三年前开始,我们就引入了基于云计算的平台;疫情爆发前的几个月,我们恰巧决定要求所有员工每个月在家工作两天,所以,疫情爆发时,我们已经做好了远程办公和智能办公的准备。技术和工作模式帮助我们得以快速适应了这种紧急情况;除此之外,我们的员工也是一个关键因素,因为他们都非常可靠。我们一直非常注重招募聪明、灵活、积极主动、有才干的人才,而留存人才也一直是我们所秉承的价值观。

我们还开展了一些网络研讨会,以便教育我们的员工如何更好地进行远程办公。我们甚至聘请了专业演员来教我们如何在视频通话中正确地使用肢体语言,并且在晚间通过视频的方式给员工的孩子讲童话故事,以帮助员工们更好地平衡工作和生活。

目前,本所的所有员工都健康、安全,没有一例检测出阳性。从开始实施目前的工作模式,我们一直保持高效工作,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作为本所的管理合伙人,在疫情期间和后疫情时期,我一直在组织安排各项工作,包括律所安全章程和防控措施等,确保所有员工有明确的工作指南可以遵循。

ALB:疫情对您的工作方式产生了哪些影响?

Lega:远程办公给人带来的压力比较大,因为这种工作模式会使得工作和生活之间的界限非常模糊;即便在周末,人们仍然会给你打工作电话,因为他们知道你在家办公。但从好的方面来看,这种随时可以保持联系的模式可以帮助我们在疫情期间保证工作的高效。

另一个挑战是,隔离使我们暂时无法与客户面对面接触,这很难与客户培养和增进关系。我们非常重视客户关系,虽然我们在各种情况下都能够与客户建立并长期经营很好的合作关系、培养默契,但面对面的交流总是更容易、更有效的方式。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与客户保持亲密的联系非常重要,不仅仅作为业务合作伙伴,同时还作为朋友。我会花时间定期通过在线的方式与他们沟通联络;每周六我都会与一家重要客户组织一次线上酒会,不仅共同讨论工作,还会畅聊生活的各个方面。

除了挑战,我还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例如,我意识到一些职业女性直到上午11点才会打开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因为根据她们的说法,美丽是需要时间的;同样有趣的是,视频通话的时候,平日里西装革履的客户会穿着宽松T恤出现在镜头前,而且周围还有跑来跑去、尖叫着的孩子们。

总的来说,在目前的情况下,要想提高工作效率,我们需要在很大程度上改变思维模式、调整心态,但我们很好地适应了这种变化。

ALB:您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对抗疫情?

Lega:为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本地公司和企业家们,我们帮助建立了由私人实体和富裕家庭设立的私募股权基金。这些基金可以向公司提供贷款,以换取公司一定比例的股权。这种方式不会在受资助公司的财务报表中形成一项负债,而是以兼具权益和负债性质的可转换债券进行计算;而如果他们想要偿还贷款,需要支付的利息也非常低。这不仅给当地的公司提供了最实际的帮助,还是疫情危机中的一剂强心剂。

我们还发挥律师的专长,帮助本地公司解释监管措施。疫情中实施封闭管理后,政府颁布第一项监管措施时,我们通宵工作准备出一份备忘录,对政府希望企业所遵循的措施进行了详细解释。此后,每当政府出台新法规,我们都会免费为企业提供解释、建议和帮助,让他们能够及时解读政府法规,并对自己的情况进行适时调整。

除了帮助商业实体,我们还为社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我们帮助社区开设了医院进行重症监护治疗;我们的一些员工自愿加入卫生队,担任救护车司机,这是非常勇敢的举动。另外,我收购了一家破产的公司,使180名工人免于失业。这些工人过去是生产服装的,所以在疫情期间,我们把整个生产线改造为生产外科口罩,将所生产的口罩提供给医院、药店和许多社会团体。

此外,我还是意大利联合律师事务所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Italian Law Firms,ASLA)主席,我们与红十字会合作开发了一个专门的项目,在该项目中,我们利用被没收的大楼来组织食物收集工作,并通过红十字会捐赠给穷人;我们还与大型食品供应链进行了谈判并达成合作,他们同意提供两倍于我们捐助的资金。作为律师,能够在这个困难时期提供帮助,我们感到十分自豪。

ALB:除了对您的工作造了影响,疫情给您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Lega: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自由。以我的家庭为例,我有五个孩子,其中四个孩子都不在我身边,他们在意大利或世界的其他地区,他们必须待在所在地,而我只能在网上联系他们。我最小的女儿刚满18岁,我只能通过视频电话给她庆祝生日。不过我坚信,解除封锁令之后,情况会有所改变。尽管到那个时候我们仍然必须佩戴口罩并且彼此保持安全距离,但仅仅是可以外出或者可以回到办公室办公都会给我们许多人带来积极的心理影响。

 

To contact the editorial team, please email ALBEditor@thomsonreuters.com.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