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han goh

近日,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院长吴义涵Yihan Goh被任命为高级律师(Senior Counsel)。谈及新冠疫情对法律教育的影响,吴义涵ALB介绍了他和他的团队正在为建立 “未来的法学院 ”做什么。

 

ALB能和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经历吗?

吴义涵我目前是新加坡管理大学(SMU)法学院的教授和院长,与学术及行政团队一起,为建设未来的法学院而努力。我于2006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NUS)法学院,毕业后,我有幸在新加坡最高法院工作了两年,先是担任法律秘书,此后又成为助理书记官。之后,我便回到NUS法学院担任助教。通过NUS奖学金的帮助,我还攻读了哈佛大学法学院的法学硕士学位,对此我将永远心存感激。2014年,我离开NUS加入SMU法学院担任类似的职务。2017年,我被任命为法学院院长,任期5年,随后在2019年晋升为教授。2021年,我被任命为高级律师。

ALB在您从事教育工作的过程中,法律教育发生了哪些变化?

吴义涵我可以想到三个方面。第一,许多教学内容被挪移到了网上。当我刚开始教育工作的时候,在线教育工具虽然已经存在,但没有像现在这样被广泛利用;第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书本上的内容需要与现实的实践相结合,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绝大多数法学院学生一毕业就将涌入法律执业的“修罗场”;第三,也是最近的大热趋势,现在更加强调向学生传授技术知识,以及技术将如何影响法律职业——不过,在这方面我们显然需要做得更多。

ALB技术一直是律师事务所关注的重点,但考虑到其飞速发展的特性,您认为教育工作者如何能够帮助学生在这一领域建立扎实理解,并将这样的理解贯穿于他们的职业生涯?

吴义涵SMU,我们采取了三管齐下的方法。首先,我们希望每个学生都能对科技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我们通过向学生发放 “问题包”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些问题包将相关问题划了重点,供学生学习;其次,我们为想要专攻法律科技的学生提供了一套专门的选修课,如金融科技、隐私法、计算法等,以确保他们能够对科技有基本的理解;第三,我们为想要更深入学习该领域的学生提供了一个法律和科技的联合学位,即与信息系统学院联合开设的计算机与法律学士学位。

ALB后疫时代,法律学习需要着重于哪些新的领域?

吴义涵疫情使法律专业走上了数字化的快车道。因此,法律教育也必须关注这一变化的各个方面。首先,鉴于更多庭审将在网上进行,即使在疫情过去之后,学生也必须学会如何在网上进行有效的沟通,这与在现实中进行沟通是不同的;其次,无论是现在还是疫情过去之后,科技都可能会改变法律的条款,因此,学生需要对相关法律内容的变化保持敏感;最后,律师行业的性质也会发生变化——律师不仅要精通法律,还要精通相关学科,这样才能为客户解决问题。所以,法律教育必须对此作出应对。

ALB在疫情爆发之前,人们也围绕法律教育需要如何适应和发展进行了讨论。教育工作者该如何确保学生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法律工作性质不断变化所带来的挑战?

吴义涵老师需要不断充实自己的法律专业知识及科技知识,以确保他们有能力教导学生。

ALB2020年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是艰难的一年。对于2021年新入学的法学院学生,您有什么想说的话或建议吗?

吴义涵学生只要继续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眼光放长远就可以了,因为再艰难的时候也会过去。只要花时间投入到学习中去,尽可能多地学习法律和相关学科的知识,这样在潮水转向时你才能做好准备——而潮水终将转变方向。

 

To contact the editorial team, please email ALBEditor@thomsonreuters.com

Tag